北京儿童医院

首页 >AG亚游网赌,ag游戏大厅,澳门十大博彩公司 >媒体关注 > 正文

【大众健康杂志】辟一片乐土,护孩子周全
作者:赵博文 2019-09-27 17:44:56 来源:北京儿童医院 浏览次数: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

70年筚路蓝缕,

70年奋发图强,

我们伟大的祖国迈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华诞,

《大众健康》杂志特推出

《健康纵横》系列栏目,

透过健康科普视角,

感受新中国不一样的70年。


老胡同里,三人操办起儿童医院

每一张老照片,都会让人想起光阴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08.jpg

1942年北平市私立儿童医院院址东堂子胡同13号

眼前这张,拍摄的就是1942年的北平市私立儿童医院。作为中国第一所儿童医院,它诞生于中国儿科之父诸福棠的手中。当年,诸福棠离开被日军占领的协和医学院,深思熟虑后决定自己动手创办一所儿童医院。其时,他的心灵深处还蕴藏着一个更大的历史责任——创建中国的儿科事业。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11.jpg

北平市私立儿童医院创立人:

吴瑞萍、诸福棠、邓金鍌

诸福棠找到同事,协和医学院的讲师吴瑞萍、主治医师邓金鍌商量。三人一拍即合,倾心谋划筹备。

吴瑞萍把东城区东堂子胡同13号自家的一座院落用作了院址。他们把院内一座西洋式二层小楼改建成医疗用房,医院用的桌椅家具由三家来凑。诸福棠的夫人朱定一,将亲戚卖掉房子的钱拿来用作买药资金,又请来协和同事、小儿科护士长刘静和等人参与办院。医院人手不够,医生兼财务,护士兼采购,化验员兼挂号。

早年刚当医生时,诸福棠发现麻疹是一种严重危害儿童身心健康的传染病,而且没有预防和治疗的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他想起在大西洋法鲁岛麻疹流行时,许多得过麻疹的母亲所生新生儿却安然无恙。是不是患过麻疹的母亲产生了一种抗体通过胎盘传递给了胎儿呢?诸福棠下决心要证实这一大胆的设想。之后在美国哈佛医学院附属波土顿儿童医院学习进修时,便开始了世界最初的儿科免疫学科研工作。

20世纪60年代初,麻疹减毒活疫苗在国际上迅速发展。免疫学先驱诸福棠参加并组织领导了这项工作,与北京、上海、长春的病毒生物制品和儿童保健工作者一起,团结协作,用我国自制的疫苗,到托儿所、幼儿园和小学进行接种,并观察临床反应、免疫作用和流行病学的效果,最后取得成功。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14.jpg

为孩子们接种麻疹疫苗

工作台上,为孩子自制灌肠器

在现在北京儿童医院的院史图片展区,陈列着一个一尺来高的细长木头盒,里面嵌着“U”形玻璃管。

这是中国小儿外科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金哲教授,50年前自制的汞柱调压灌肠器。在缺乏医疗设备的年代,这个“神奇”为许多患儿解除了病痛。

灌肠器是用来治疗小儿肠套叠的。肠套叠是小儿常见的急腹症之一,指肠管的一部分套入另一部分内,形成肠梗阻,严重时会危及孩子的生命。在医疗设备缺乏的20世纪60年代,治疗肠套叠用的是上海生产的一种带电极的灌肠器。这种灌肠器的缺点是电极跟水银一接触,水银就挂在电极上,下次再用就不反应了。

在治疗过程中吃过亏的张金哲,开始琢磨设计新的灌肠器,发明了水银柱调压自动控制注气压力的空气灌肠器。这种灌肠器设计精巧,四周都有小门,里面是各种玻璃管,用软管连接。原来用的灌肠器管子细,插入婴儿的肛门后,如果孩子要放屁,屁从管子出不来就会往回顶,容易导致肠穿孔。

张金哲自制的灌肠器管子粗,孩子的屁很容易放出来。这个灌肠器后来在北京儿童医院用了好多年。张金哲就是用这种不服输的精神去为儿外科事业而奋斗,许多发明就这样从他的工作台上被制作出来。其三项发明——“张氏钳、张氏膜、张氏瓣”,后来被全世界所认可。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17.jpg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21.jpg

自制的张氏环钳子,用于巨结肠手术

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府前街儿童医院扩建了门诊部,又增加病床20张,同时加强了科研和保健工作。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市长彭真很关心儿童医院,亲自看过拥挤的门诊部和医院设施后,约诸福棠一齐商议建一座大型儿童医院。诸福棠接受了彭真市长的建议,把新院址定在复兴门外的北侧护城河以西的地方,占地100亩。经过三年施工,1955年,北京儿童医院大楼竣工,拉开了中国现代儿科发展的序幕。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26.jpg

张老介绍汞柱调压灌肠器

人机合一,品牌蜚声海内外

近年来,北京儿童医院的“贾立群牌B超”,在社会上引起广泛的反响。几十年如一日,这位医生“人机合一”,接诊患儿超过30万人次,明确诊断出7万多例疑难疾病患者,挽救了2000多名急危重症患儿的生命。

贾立群还记得自己参加工作之初,在一次查房时,时任北京儿童医院院长的诸福棠特别提出,放射科也要派年轻医生参加。在这次查房里,贾立群亲眼看到了院长对待患儿的仁爱、细致和耐心。诸院长询问患儿病情,查看检查结果,同时考察年轻医生对病情的了解和判断。这次查房深刻地印在了贾立群的记忆里,鞭策他坚守梦想,传承精神。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30.jpg

贾立群牌B超”

对于儿童来说,B超检查有两重优势。一是孩子肚皮很薄,容易看清;二是很多儿童疾病无法由医生问诊,要靠B超确诊。但B超检查的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操作者的水平——不同的人看到的图像都不同,报告结果更是大相径庭。贾立群将这个相对传统的技术手段用到了极致,为了让医生在手术前对患儿病情能够清楚了解,他总是尽最大可能将诊断报告描述得极其详尽。

贾立群在手术室里待得时间最长的一次,是给外科大夫当“眼睛”,为一名8岁的甘肃女孩做切囊手术。孩子腹痛持续了6年,四处求诊,两次开刀,始终无法找到病因。最后,“贾立群牌B超”发现,患儿十二指肠上有个黄豆大小的囊肿。手术中,孩子的腹腔打开了,囊肿却找不到。手术大夫紧急呼叫贾立群,他用探头引导着外科医生,手术终获成功。

继承老一辈的传统,贾立群还十分注重培养年轻人,他从怎样拿探头开始,把自己苦苦钻研得来的技术和经验,包括教科书上没有的超声知识,多种疑难病症的超声诊断鉴别,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自己的学生。现在北京儿童医院的B超,除了“贾立群牌B超”,还有“王晓曼牌B超”“王玉牌B超”“王佳梅牌B超”等,产生了新一代“品牌检查项目”。

微信图片_20191011174435.jpg

贾立群在带教学生

链接

北京儿童医院翻开新篇章

一代又一代儿科人在这一片土地上耕耘、开拓,共同守护着祖国的未来。2017年6月1日,时值北京儿童医院建院75周年,医院正式挂牌“国家儿童医学中心”,翻开了守护儿童健康、领航全国儿科发展新的篇章。

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作为我国儿科疑难危重症的诊断与治疗中心、高层次医学人才培养中心,具有儿科临床研究转化职能,承担全国儿童主要疾病登记、相关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信息监测工作,引领全国儿科医学技术发展,会同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带动提升我国儿童医疗及预防保健服务水平。

77载初心不变,北京儿童医院牢记守护儿童健康之使命,为实现健康中国的伟大目标不懈努力。

上一篇: 【央视网】世界精神卫生日 儿童青少年心理疾病比成人更复杂

下一篇: 【京华卫生】会变魔术的医生爷爷,99岁仍坚持出诊,他是孩子们的“生死之交”

返回

顶部